鳩羽

鳩羽/阿羽
加油啊

p1-3借u锅的魔女梗

【凹凸世界】你眼中的世界

爱了!!!

说了你不要浪:


cp:嘉瑞嘉


写给某傻的生日贺,嗯。@鳩羽 
随便开心瞎几把写写,反正就7k。总觉得他们在一起好难的样子?


嘉德罗斯在前些天接到消息,即刻返回盛圣空星一趟。凹凸大赛因黑洞事故进入短暂的空档期,嘉德罗斯靠着屋顶面向太阳无所事事地浪费时间,雷德和蒙特祖玛则在屋子里准备伙食,说是准备伙食雷德只是借机骚扰一下心仪的少女罢了。

直到最近,嘉德罗斯才确信自己身体机能的微妙变化,虽然那是一种相当微妙的变化。在迷宫之主通关后,他们在会场外遇到了格瑞一行人,不用说结果都能知晓,他们又从善如流的纵容了一场大型斗殴。那个黄毛小子一直絮絮叨叨地抱怨他,都通关了为什么还要来一场莫名其妙的决斗,至于其他人对于他们的较量则是司空见惯。

蒙特祖玛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桌,顺手将雷德撵了出去,雷德嘻嘻笑笑地关上门去叫正在屋顶小憩的嘉德罗斯,午时的阳光尤为强烈刺眼,他抬头望向屋顶只觉得视线都是粘稠的,空气里被压缩到令人喘不过气,但嘉德罗斯喜欢这般强烈的日照,雷德偶尔会觉得嘉德罗斯和这午时的烈阳无比相似,强大、傲慢、却又耀眼的存在。

“开饭了!嘉德罗斯大人。”雷德冲着屋顶叫得震耳欲聋,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跳下屋顶先一步进了屋,蒙特祖玛端着碗筷见嘉德罗斯进屋:“要先洗手哦,嘉德罗斯大人。”雷德回到屋里嘉德罗斯已经开始用餐了,嘉德罗斯握着手里的火腿三明治抱怨:“还是汉堡比较好吃。”蒙特祖玛笑了笑,谁都知道嘉德罗斯最喜欢高热量的食物,但总是吃同样的东西身体还是会承受不了,虽然雷德说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格瑞收到一封了奇怪的信件。里面尽是些无聊的威胁,惯用的恐吓手段格瑞早已见怪不见,不过信里提到了一些他在意的事,他和金交待自己有事要办奈何这小子死活不肯放他一人行动,他只得躲躲藏藏避开金这小子,两人上演了两天两夜的跟踪与被跟踪年度大戏,格瑞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独自脱身。

格瑞踏上大峰山这里的环境十分适合培育烈斩,在凹凸大赛里烈斩在与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交战里都受了一定损伤,如今看起来烈斩修复的还算不错,格瑞打算对它做一定的提升,在与黑洞的战役里他深知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他需要变得更强,迷宫之主的关卡透露了些许幕后操纵者的信息,他们是处于时刻被监视的,凹凸星里恐怕还藏匿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黑洞的出现让他认识到强者比比皆是,但他不会输,也不能输。

大峰山常年积雪,即使是夏季大峰山依然风雪连绵不绝,大雪让格瑞保持清醒,他注视封住烈斩的冰湖,风伴着雪子划过他的脸,刺痛感令他清醒又麻木。“哦?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湖畔对岸数根粗长的锁链从四面八方延伸出来,黑色锁链互相交织竟是硬生生地将这风雪扯开了一个缺口,格瑞神色自若黑色锁链与他插肩而过,“不愧是大赛第二。”锁链随着男人低沉的嗓音缓缓抽离,风雪再次覆盖了冰湖。

“你怎么会来这里。”银爵是带走那个黑洞和紫堂幻的男人,他们见面极少,男人似乎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仍然保持着大赛前五的位子其能力不可小视。银爵跨越湖面稳稳站在格瑞面前:“给你一个有趣的消息。”

“没兴趣。”

银爵难得一见露出点笑意,又如同这风雪般转瞬即逝:“先别忙着拒绝,你在找东西吧。”格瑞神色一凛紫色的眼涌上一丝冷意又很快消失,“去圣空星看看吧,说不定会遇到有趣的事。”银爵说罢也不等眼前的少年是否回应,他又融入这纷纷大雪之中。

他殊不知那背对他的少年杀气四溢,那紫色印上纯洁无垢的白色,竟是带着些许猩红的色彩,连暴雪也惶恐避之而不急纷纷四散。湖底的刀刃像是听闻主人的呼唤,雪山随着四溢的元力疯狂颤动,紫眼睛的主人终究还是收了元力,湖面又归为平静,似乎一切重未发生。圣空星嘉德罗斯的星球,格瑞抬手烈斩从湖底上升稳稳落上他手中,那双紫色的眼盯着烈斩似乎酝酿着巨大的风暴。

蒙特祖玛收拾着碗筷,将剩下的汤水倒入垃圾桶,一眼瞥到正偷懒的雷德:“你不帮忙就别在这碍事。”

雷德原本靠着橱柜立马狗腿的接过蒙特祖玛的抹布,“你说,最近嘉德罗斯大人是不是有些奇怪?”蒙特祖玛莫名其妙地抬头,嘉德罗斯大人奇怪??蒙特祖玛思考了会:“嘉德罗斯大人不是一直这样吗?”雷德从灶台上取下洗洁精,用力搓着水池里的碗筷:“嘉德罗斯大人独处的时间变多了。”

偶尔连那双金色的眼睛都微微走神,原本刺人的光辉蒙上一层厚重的灰色,雷德似乎相当不习惯过于安静的嘉德罗斯。最近圣空星催促着嘉德罗斯即刻返回,嘉德罗斯并不在意这贴诏书,随手将其融为灰烬。嘉德罗斯心里明了若不是什么大事,父王必不会发此诏书逼他回去。

嘉德罗斯将手捂住胸口。一连串细密的疼痛蔓延开来,被操作地疼痛感相当微妙,比起这般粘腻的痛感,他更享受畅快淋漓的决斗,所带来的致命伤,染尽鲜血、暴厌的、简单粗暴的痛,停止思考用武力手段镇压所有的不愉快。真吵、耳边传来连绵不绝的音调,同样的说话方式,相同的音色都令他暴躁不已。

大罗神通棍像是感应了主人的厌恶,飞速运转。它被少年握在手中,轻而易举粉粹了山头,石块脆裂成粉末,仅仅只是发出一声巨响彻底归回尘土,少年的眼睛被搅成一滩浑水,耀眼的金色像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雷德不知何时站立在山头边上,他低着头半曲着膝红色长发蜿蜒至地:“嘉德罗斯大人,王召您速回圣空星。”

格瑞搭乘的飞船将要停靠圣空星的入口,他坐在窗口的位置撑着下巴凝视那片浩瀚的宇宙,那双紫色的眼透过厚重的玻璃折射出一片异样的色彩,混合着行星的点缀化作汪洋大海仿佛深不可测,他记得家人的死,来势汹汹的大火湮灭了希望,燃尽了无助,只剩下无尽的懊悔与苦楚,直至今日都历历在目,丝毫没有被时间消磨的痕迹。飞船停了,他看向圣空星内心的声音不断撕鸣,这一切不过刚刚开始。

“欢迎来到圣空星,我是您的向导编号370向导机器人。”银灰色质地的小铁球滚落至格瑞脚边,它滚了好一会才停下,圆嘟嘟的身体上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悬浮的小胖手颤颤巍巍地伸出,这才浮到少年面前高兴的左右摇摆:“您好,请做初步的人员登记。”

格瑞简略地回答自己的名字,完成声音录入及图像录入,才被允许通过关口,小铁球乖顺的呆在少年的肩膀上:“您想去什么地方?我可以为您去做简单的导航规划。”格瑞拍拍小圆球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类似徽章的东西,小铁球乖巧地接过它的眼睛射出一道蓝光:“王族徽章,三天后皇宫聚会的邀请函。”格瑞收回徽章沉默着,皇宫的邀请函,银爵是想告诉他,他要找的定西在圣空星的皇宫里?尽管格瑞觉得这十分荒谬,但他的直觉却告诉他他应该去看看。小圆球似乎感应不到格瑞的挣扎,自顾自的开始介绍圣空星的历史,最繁华的街区,以及舒适的住宿地点。

嘉德罗斯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专用飞船内部设施及其奢华,鹿绒毛编织的地毯,欧式风格的卧室,和那装饰繁复的吊灯,他有些厌恶这些繁杂的琐碎,他只觉得最近那些声音的出现越来越平凡。和他同样的音调,相似的口吻,絮絮叨叨。就连呼吸都带着一种窒息感,粘稠地、喘不上气被无形的东西掐紧了脖子,这种力量失衡的感受对嘉德罗斯来说相当陌生。

雷德也发现了他的异状,那日在山谷他的力量失控,大半山脉都被大罗神棍彻底损毁。他头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对于过分强大的元力,嘉德罗斯毫无恐惧而是暴躁,拥有强大力量从来都是必然,无法支配使他陷入狂躁:“该死。”雷德心事重重收起了以往嬉笑的表情,在山谷亲眼所见嘉德罗斯的失控,不安的因素像一条吐着芯的毒蛇缠绕着他,他有一种预感这次回到圣空星将会是一场不愉快的旅行。

格瑞带着小铁球在黑夜里四处逃窜,小铁球紧紧抓住少年衣角深怕自己被甩出去:“格瑞先生!!这…这是…。”小铁球在格瑞快速地移动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它那电子音频损坏了一般发出“滋滋”的声音,格瑞顺手翻过一面墙,一手托住拽着自己衣角的小铁球:“给我导航。”

小铁球努力稳住自己胖胖地小身体,两个小手臂不断地甩着,圣空星怎么会有袭击者,他们那身在夜幕下如此显眼的白衣让人想不认出来都难,格瑞打定主意:“烈斩。”绿色的刀刃落入少年手中,他抱紧手里的小铁球回身像追踪者们冲了过去,小铁球也抓进少年的手臂:“正在确定…最佳路线。”烈斩的刀背狠狠击到后面追踪者,格瑞拉开那身白色的外袍,紫眸微沉。“向外穿越两个街区,在右拐就是最繁华的商业街。”小铁球右手射出一道红色的光标,格瑞心下了然顺着指引飞快地混入人群中。

“没有跟踪。”小铁球拱进格瑞的衬衫里,少年将颤抖的小铁球拿出来:“你看见了。”小铁球听闻缩得更紧了,它支支吾吾显然不想回答,格瑞也没有想勉强的意图:“最近的旅馆,带路。”

“请等一下!请等一等啊,殿下…殿下!!”女仆提着长长的黑色裙子,磕磕绊绊地跑着,她一脸惊慌失措,淡绿色的眼满是无法遮掩的恐惧,但她不敢停下:“嘉德罗斯殿下!!”嘉德罗斯显然没有想要停下的意思,他头也不回大罗神通棍随着他的意志甩了出去,稳稳落在吓坏的女仆身前:“别跟着我,我不想说第二遍。”女仆颤抖地跪坐铺满红色地毯的地面,她努力地长着嘴气息游离:“我…我…王上说了您回来…就要去立刻见他。”她原本的声音清长却被吓的尖细嘶哑。

“我知道了。”嘉德罗斯收回大罗神通棍,金色的眼瞳里略过一丝嘲讽,这个皇宫还真是一点也没变,连仆人们都无法掩饰对他存在的恐惧,渣渣到底只是底层的残渣,比起无聊的皇宫还是凹凸大战有趣,他勾起一个冷漠的笑,无非就是一场介绍自吹自擂的盛宴,还非要他到场不可。

无聊至极。

格瑞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铁球,原本活蹦乱跳的小铁球像是打了霜的茄子可怜吧唧的缩在墙角。“您…您有什么吩咐…?”对着试探的目光小铁球终于缴械投降,“那些人你知道。”格瑞抱着手臂面无表情看不出是责怪还是试探,小铁球颤颤巍巍地点点它的大脑袋:“圣王族的白影,圣王族的分系不算是正统王族。在王上登基之前被摒弃掉了,因此他们居于幕后,他们并不听令王上,而成为了唯一的存在。”也就是被驱逐的落魄王族吗?为什么一个销声匿迹的分支会盯上自己,白影不属于圣王族意味着他们与圣王族水火不容,落魄的王族…格瑞收回思绪,这一切似乎被安排的井井有条,在来到圣空星之前他从未被袭击过,来这里不过才一日。

他的目光又落在小铁球身上,小铁球越发害怕的紧缩身体,唯恐希望自己立马消失的好。但少年终究没再开口,熄了房内的灯上床休息罢,小铁球松了口气被那刺探的目光注视它都快吓炸了。幸好这名叫做格瑞的少年没有刨根问底,不然它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说实话。格瑞睁开眼将小铁球的动作尽收眼底,又重新闭上那双紫色的眸划过一丝冷意,看来圣空星会带给他许多惊喜,可不要让他太失望的好。

嘉德罗斯跟随女仆的引导来到殿内,他厌恶地皱眉看向室内的布置,雍容华贵的装饰几乎晃瞎了他的眼,沿用红黑色调营造出压抑的气氛。女仆恭恭敬敬的地站立在门前,管家绕过女仆转动装饰柜上的青瓷花瓶,从墙的内部出现绵长的通道,嘉德罗斯顺着台阶进入室内。

“这是什么意思?”嘉德罗斯眯起眼,那金色的眸子跳动着火焰,这是他隐怒的表现。与外部的室内截然不同,这个空间除了空旷无遗就只剩阴冷无比。无数营养罐整齐的排列都快成一道撩人风景,嘉德罗斯无不讽刺地轻勾嘴角。

“殿下,我等您很久了。”男人一身白袍像颗枯萎的松柏,他强逼自己把背挺得笔直,那苍白骨节分明的手指兴奋的颤动:“您终于回来了。”嘉德罗斯很肯定这个男人他从未见过,空气里飘浮着些许铁锈味,那是新鲜血液的味道,白色的长桌上还残留着水滴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钝痛让他重心不稳,大罗神通棍勉强支撑着少年地站立,又是与之相同的音色,像是恶魔的蜜语在少年耳边盘旋,他眯着金色的眼盯着白袍人,男人的手中一块白色的石板半浮在空中:“不枉我们这么多年的隐忍,我们总算找到了破坏您的方法,殿下…。不,嘉德罗斯大人,未来圣空星的王。”男人发出尖细的笑声在阴暗的空间回荡,那难以言喻“滋啦”的嗓音,似是声带破损的后遗症。

嘉德罗斯很快明白,召他回来的不是父亲而是他们。恐怕父亲还在其他星系,而他们的圣空星却被小人钻了空子。

那块白色的石板恐怕是令他身体异样的原因,白袍男人疯癫地狂笑,那阵阵笑声几乎穿破嘉德罗斯的耳膜,笑声伴随着同调得的蜜语:“嘉德罗斯大人,我们不需要如此完美的你,圣空星也不需要,我们只需要一个能够操作的王。你看,那些罐子里装满了你的失败品,但是他们会言听计从,至于你…消失吧。”男人嘶哑着喉咙咆哮着,嘉德罗斯冷漠地抬眼,像是看着一个不可燃的垃圾:“吵死人了,渣渣不过只是残渣罢了。”

大罗神通发出“霹雳吧啦”的响声,嘉德罗斯一跃而起,将其男人站立的位置砸了个粉碎,只是一击都让嘉德罗斯感到力不从心,看来那块该死的石板有着改变他身体机能的能力,毕竟不是完全人类的他,用人类的方式是杀不死也是打不倒的,他是人造人无限接近神的存在,纵使他的外表如何接近人类,也不会成为人类。

“该死。”嘉德罗斯捂住嘴,他克制不住变重的身体,喉咙哽塞沾满了铁锈味,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机械运作的声音,那宛若钟表旋转的音色,由如生命的倒计时。

白袍人浮在空中欣赏着神的败落,白色的石板汲取着嘉德罗斯作为人造人部分的生命,源源不断地汇入石板又没,重新分配给成为失败之作的营养罐。不过是区区蝼蚁,阴沟下苟且偷生的老鼠,居然敢如此嚣张跋扈。白袍人似是看出嘉德罗斯的讽刺:“就算我是下贱的老鼠,我也赢得了胜利,不是吗?嘉德罗斯大人。”他的双手化作黑色的藤蔓,顺着地面盘旋在嘉德罗斯周围,几乎快要将整个地面覆盖。

“胜利?”数道绿色的刀刃蜂拥而至,高高在上的白袍人措不及防重重坠落。紫眼睛的少年握着烈斩闪身到白袍人跟前,那双毫无温度地眼睛透着冷漠和怜悯,他的刀刃堪堪止于男人枯瘦的脖颈:“你从哪里得到的石板?”白袍男人颤巍着指着眼前的少年:“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里?”格瑞少见地眯起了眼,他微微用力很快闻到了一股腐臭的血腥味。

“哈哈哈…哈哈…很臭吧?这就是我血的味道。”少年只是皱眉并未有其他表示,白袍男人侧过头不顾被烈斩割开的伤口,接连吐出几口腐血。

“啧,格瑞闪开。”嘉德罗斯握着大罗神通棍站起身子,不顾格瑞还压制着男人,巨大化的大罗神通棍将实验室毁去大半,连连坠落的碎石将白袍男人压成了肉泥。格瑞早已离开白袍人身边:“嘉德罗斯,你不要乱来。”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带着些不屑,那个男人不死也半死不活了,可他身体的异样为什么还没消失,他的目光又转向那块白色的石板。白色的石板并没有因为男人的昏迷而停止运转,嘉德罗斯的元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流失,纵使是格瑞也看出这石板的诡异。

“你到底怎么回事?”格瑞走近半跪着喘息连连的少年,金色的眼因元力过度流失无法焦距:“如你所见,这么回事。”格瑞伸手想扶起他,被少年堪堪回避:“多管闲事。”格瑞收回手一言不发,他紫色的瞳孔紧紧盯着金发少年,那眼里藏匿着愤怒和担忧一闪而过,又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

格瑞不再理会难缠的少年,烈斩一挥压着白袍男人身体的碎石瞬间化为灰烬。男人断断续续地咳嗽声从干涩的嗓音传出:“哈…哈哈…,就算你杀了我,他身体的元力也不会停止流逝,这些新的人会吸干他的元力。”格瑞顺着男人狰狞凸起的眼珠看向那些与嘉德罗斯模样相似的人,紫色的眼似乎酝酿着什么,一触即发。

“他们会代替嘉德罗斯大人的存在,成为最接近神的兵器,没人能阻止我,圣空星也将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哈哈哈哈哈。”狂笑戛然而止,烈斩已然贯穿了男人的身体:“真吵。”格瑞一改常态的淡漠,那双眼暴露无遗溢满杀意,他握着烈斩狂风席卷了整个实验室,原本岌岌可危的建筑几乎快要承受不住风暴尽显崩溃之势。

“格瑞,你…”

“闭嘴。”

嘉德罗斯有些愕然,格瑞从来都是一副冷漠、高高在上那种说不出所以然的漠然姿态。实验室的内部零零碎碎落着灰尘和水泥灌浇地混合物,格瑞握着烈斩将那些营养罐毁得七七八八,那些和嘉德罗斯酷似的脸毫无例外都弊命于少年的刀刃。嘉德罗斯的元力停止了流失,如同充电器的接口,没有了接收器电流自然而然也会停止输送。

那些属于嘉德罗斯的元力都被格瑞的烈斩所捕获,格瑞无视嘉德罗斯的惊愕,他不顾少年震惊的神色,抬起他的下巴——柔软的触感,嘉德罗斯睁大金色的眼眸,直愣愣的看着无限放大属于少年的脸,那双紫色的眼睛也毫不逊色与之对视。他清晰地感受到失去元力正在回到他的体内,嘉德罗斯很快明白,被烈斩捕获的元力正在通过格瑞向他输送,很显然格瑞很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突然有些不高兴了,无论是这双眼睛还是知道来龙去脉的格瑞都令他感到不爽,舌尖反客为主卷上银发少年的,一手按住格瑞的手腕,将银发少年按在冷硬的水泥地。

格瑞眯着眼没有反抗的意思,从他舌尖充满挑衅的动作也看不出退缩的姿态。一吻结束,嘉德罗斯率先起身,从神态上看不出什么异样,只是用舌尖舔去了嘴唇边上的银丝意犹未尽宛如馋嘴的黄色猫咪。

他向墙外冷眼一瞥:“雷德,你看够了没?”雷德幸灾乐祸地摆摆手以视自己的无辜,格瑞似乎也早已知晓雷德的存在,“哦?不解释解释吗?”嘉德罗斯哼笑一声,尾音上翘带来威胁清晰透彻,雷德也不含糊陪着笑解释:“我碰巧遇到格瑞,他正被人缠着,我就是顺手帮了一把,后来我发现那个导航有被植入定位系统,就告诉格瑞了,再然后我们就来这里了。”

嘉德罗斯微微挑眉,有人设计让格瑞来到了圣空星。从他和雷德进入圣空星开始,他们就被实时监视着,至于那些他和格瑞的偶遇,怕是没一句真话吧。不过是卑劣的老鼠,还能闹出什么花样:“格瑞,恭喜你被列入圣空星通缉犯头号。毕竟你杀了那么多我。”格瑞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当然知道嘉德罗斯指的是什么,那些被失败作品嘉德罗斯的复制品。

“和我没关系。”

见格瑞要离开嘉德罗斯也没阻拦。他对雷德勾起一个自负的笑:“走吧,总得让老鼠们付出代价呢。”雷德失笑摇摇头,明明这两个人的眼里映出了彼此的模样,却还是不肯承认对方的存在吗?

和你没关系?那干嘛毁了那些和嘉德罗斯大人相似的失败作,虽然不毁掉嘉德罗斯大人的元力会不断被吸收,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他很好奇,那时候他们的眼里究竟染上了什么颜色?说实话格瑞找到他的时候,他挺吃惊的。他和嘉德罗斯分开后就一直在圣空星无所事事的闲逛,直到格瑞带着那个铁球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第一次见格瑞惊慌失措的神色,那紫色的眼眸里第一次出现了从未出现的颜色,和嘉德罗斯的一样的色彩。

“嘉德罗斯大人…似乎有点高兴?”雷德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

“高兴?”金眼睛的少年那金色的眸子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似乎又带着点困惑:“不,我觉得兴奋。”那带着胜利的欲望滋生出的疯狂。哦呀哦呀,雷德这下彻底被打败了,看来嘉德罗斯对于很多事还是认知不足,格瑞有的受了,对此雷德表示同情,这两位怕是路还长着呢。

还要多久呢。

你们才会察觉对方的眼中满是自己的身影,他很期待呢。




(完)